?首页?
?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那几年,我们和非洲大草原的一场较量
来源:水电四局 作者:张超奇 司轩 时间:2019-11-27 字体:[ ]

那是2013年的春节前夕,全国各处的人都在收拾行囊准备踏上返乡的道路,去和家人共度一个团圆年,可是有一批四局人,他们拖着硕大的行李箱,却和家人越行越远,奔向准万里之外非洲埃塞俄比亚。因为那里有一条公路,正等着他们去建设,任务紧急,一刻也耽误不得。

埃塞俄比亚对于四局人来说,不是一个陌生的地方,5年前四局人初出海外,到达的正是这个地方。可是听说过和来过,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受。想象中的非洲炎热干旱,土地广袤无垠,虽然贫穷,但风光震撼,真正来到这里建设时却发现,无论是面对工程本身还是面对这里的自然、人文环境,这都是巨大的挑战。

我们要修建的公路叫糖厂F2-F3公路,距离首都亚的斯大约有900多公里的路程,在一个靠近边境的偏远位置。虽然道路仅有54.7公里,但因为处在原始森林和草原地带,灌木丛林密布,狮子、猎豹、野牛、大象、鬣狗等大型野生动物游走其中。工程现场又处在未开发的原始部落居住地,连进场道路都没有,这场与非洲大草原的较量险象环生令人刻骨铭心。

大家最先感觉到不适的,是竟然没有任何电子信号,手机、电脑都不能使用,大家的生活完全与外界断绝联系,只能互相依靠、信赖。
我们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赶紧修建进场道路。难题来了,糖厂公路总长度才54.7公里,我们要修建的进场道路竟然比真正的公路还长,而且中间还有埃塞第二大河奥莫河的阻拦,除了修路,我们还要再修建一座桥梁!这样一来,成本就增加了,业主起初想要我们自行解决进场道路问题,后来经过项目经理和业主持续的沟通,才最终作出妥协让步: 40千米左右进场道路由业主安排当地一家公司修建,进场道路的三座桥梁也由当地公司修建,虽然项目整体工期滞后7个月,但为项目部节省了一大笔成本。

2014年10月中旬,雨季来了。项目前期主要在做营地建设、设计、寻找取料厂及测量基准点的放点工作,项目现场也没有来得及打井,食物和水平时都是靠从哈纳镇上或金卡市里购买供应,由于进场道路刚修通,桥梁还没有来得及修建,河水突然暴涨阻断了项目现场和外界的道路,连续半个月项目现场补给运送不进去,后来由住在临时营地的时任项目总工王荣华找到当地糖厂领导请求帮助,组织挑选当地水性好的人员游泳过河,通过3天的时间,一点一点地帮我们把项目急需的食物和饮用水送到河对面,解决了大家的生活问题。

就在这样恶劣的气候条件下,我们前期进场员工克服种种困难,抓紧时间抢进度,尽可能地创造施工条件,直到2015年1月雨季结束,项目才基本回复正常。

开工初期,由于工程现场距离临时营地远,并且项目主路附近有两个土著部落,以游牧打猎为生。所以每次要到工地上去,都需要跨越水流湍急的奥莫河,克服土著干扰。为了工作方便,大家每次都是带着4天的食品和水进去,直到食品和水消耗完才出来。晚上就在草原上扎起帐篷休息,还能听见狮子的吼声和鬣狗的嘶叫,在茫茫的草原,伴随着不可预知的危险,每一位建设者都悬着一颗砰砰乱跳的心脏。

按照埃塞俄比亚公路局和我们签署的合同,工期虽为32个月,但埃塞每年6个月的雨季,实际施工算起来仅有15个月。我们挑战不可能,迎难而上,分解施工计划和相关细节,抓住重点、难点和关键节点,倒排工期,大量使用本地工人和管理人员,以属地化管理保证了工程的顺利推进。

2015年是项目建设的大干期,所有人全年无休加班加点抢工程进度。项目部通过合理地制定项目工期计划,合理安排项目资源投入,与监理工程师搞好关系,加快批图进度和工程单元验收进度等各种手段,加快施工进度,最终根据主合同要求,按时完成了项目履约,且过程中每月一例安全、质量事故。在合同要求的竣工日期2016年7月16号之前,完成了整个项目的设计及施工工作。

近3年,最令人难忘的是在建设期间几次生死边缘的考验。那是2015年8月29日凌晨,大家还都在睡梦中,一阵急促的枪声在营地响起,后来接着就是杂乱的脚步声,哭喊声和汽车发动的声音,所有的中方人员都被惊醒,枪声越来越密急,大家都躲在屋子里,趴在地上不敢出门一看究竟。一名军警跑来砸开了项目负责人的门,着急地告诉他,我们主路范围内的两群土著部落因为争抢牛羊的问题发生了交火,军警要求所有的中国人趴在房间地上不要出门。得到这个紧急消息后,大家一起躲在了距离枪声最远的一个房间内。在一晚上劈里啪啦的枪声中,所有的中方员工都紧紧地依靠在一起,度过了这最煎熬的夜晚。

直到天亮枪声渐渐停止了,项目副经理先出门确认没有危险之后,所有的中方员工才从躲避的房间里出来。事情过后虽然当地政府一再承诺保障中方人员的安全,但考虑到施工区域的特殊性和危险性,当地设备租赁商都不愿再派设备及操作手到工地现场继续工作,对现场的施工进度带来了了巨大的影响。

“这样的事情还有好几次”,2015年进场的侯瑞峰回忆起另外一件事。2016年6月25日项目去金卡市买柴油途中在经过汉纳镇的时候,被十几个手持枪械的当地人围住了,当时情况十分危急,大家感觉情况不对,命令司机加速冲了过去,当地土著人就朝他们开枪,我们的随车军警也对当地人进行了还击,同时加速逃离了现场。大家在金卡市住一晚上,第二天又从工地又调去了一批军警,才顺利把人员和油罐车带回工地。“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但只有亲身经历者才能体会到那种情况下心里的恐惧。”   

除了人为冲突带来的安全隐患,猛兽出没也成为施工障碍之一,由于我们的主体道路经过埃塞国家奥莫公园,现场狮子、野牛等猛兽经常成群结队地出没。

有一次,我在项目现场负责主路的路基施工工作时,有天下午在检查完工程施工的质量后,转身突然发现身后20几米远的草丛旁卧着3头狮子,吓得我毛骨悚然,下意识地跑回到停靠在100多米远的皮卡车上,让司机赶紧开走。至今想起来还有点后怕,毕竟在我印象中,狮口脱险也是只有在电影中才能见到的场景。

遇见狮子、大象、野牛这样的情形在项目部其他人员身上也经常发生,我们当地的一个推土机操作手在一次夜间备料时,最多见到了11头狮子,虽然项目上没有发生过猛兽伤人事件,但近距离和猛兽接触,还是让人胆战心惊。

2016年9月9日,历时32个月,奥莫河通往国家糖厂的砂石道路终于通车。每天至少有1000辆满载白砂糖的车辆,奔驰我们修建的道路上,埃塞俄比亚最甜的白砂糖从这里源源不断地被运往世界各地。我们的建设者站在F2-F3公路上,手中握着完工证书,欣慰的看着眼前的公路。2年半的建设,3年的维护,50公里的道路,2座桥梁,12道箱涵,122道管涵,20多名中国职工,800多名当地员工,用辛勤和汗水,在东非草原上“画”出的美丽道路!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